中央释放2017三大经济信号 稳增长防泡沫促改革

  在我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历来被视做下一年宏观经济政策最权威的风向标之一,传递的政策信号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下阶段的市场走势。而随着12月16日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2017年经济政策也正式定下了稳字当头、深化改革的基调。在对新一年的经济发展要求中,会议将去年“增强持续增长动力”的表述改为“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而在改革方面,与去年单纯要求“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同,本次会议指出,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并要求“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至此,新阶段经济政策全面起航。

  稳增长

  经济下行压力未减轻的背景下,稳增长成为了当前及未来我国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无出其右地成为了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核心词。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会议全文共有28处提及“稳”,包括稳中求进、稳中向好、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等表态,并明确“稳是主基调,稳是大局,在稳的前提下要在关键领域有所进取,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奋发有为”。

  值得一提的是,对比去年和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看出,在对新一年的经济发展要求中,去年会议提出“增强持续增长动力”,今年的表述则改为“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有分析指出,“稳”字当先的宏观政策,代表着实现经济增长稳、就业物价稳、收入消费稳、全年走势稳的总体目标,也意味着实现缓中趋稳、稳中蓄进、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朱之鑫表示,今年以来,经济运行积极变化增多,前三季度GDP增速都保持在6.7%,进入三季度后工业用电量、发电量、货运量指标都在增长,此外, 1-11月城镇新增就业人数达1249万人,提前完成全年目标。

  为了将“稳”落到实处,会议明确将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扩大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供给,同时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既要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也要注重用新技术新业态全面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而在市场营商环境方面,则要求加强引进外资工作,更好发挥外资企业对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并在市场准入、要素配置等方面创造条件,使中小微企业更好参与市场公平竞争。

  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看来,我国经济的未来增长将主要靠内部动力,因而需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情况下进行供给侧改革,“产业升级需要投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投资,发展绿色环保经济需要投资,拉动城镇化还需要投资,这是中国和发达国家最大的不同,中国产业升级空间非常大”。林毅夫认为,如果当前的势头得以延续,实体经济就可以保持一个合适的投资增长率,从而促进就业、推动消费增长,也能逐步实现“十三五”提出的平均6.5%的GDP增速,“一旦就业增长,住房需求就会增多,房地产库存就会减少,这也为供给侧改革创造了环境”。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担忧,随着多项楼市调控政策影响逐步显现,未来房地产市场势必降温,这也将削减托底GDP的核心动力,明年经济增速或将进一步下探。

  此外,明年多领域的去产能进程也将提速。本次会议明确,我国将继续推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同时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做好其他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去产能工作。

  防泡沫

  尽管会议已经为明年经济走势定下了稳增长的基调,但在稳定的基础上,去泡沫任务依然严峻。在去除资产泡沫方面,会议指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我国第一次提出要抑制资产泡沫。今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时,就提出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资产泡沫通常是指大众投资品出现价格虚高或者不能持续高价的现象,如果出现了资产泡沫的现象,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信贷环境很可能会助推资产价格,加大金融风险,且不利于实体经济的健康。

  不过鲁政委也指出,本次会议提出着力防控资产泡沫,并不完全意味着政策货币的收紧,未来一段时间内,货币政策依然是稳健的,而且还会继续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但这种支持要适度,否则过犹不及。他建议称,金融机构要把握好去杠杆的节奏,只有把高杠杆降下来,才能尽可能地去除泡沫和隐患。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在今年的会议上,降低企业杠杆率是重中之重,未来我国将继续加大对企业市场化的支持力度,支持企业债转股,企业也需加强对自身债务杠杆的约束。

  除了金融机构与企业需要降杠杆、防泡沫之外,与民生密切相关的去除房地产泡沫相关内容也在本次会议中被提及。会议指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既抑制房地产泡沫,又防止出现大起大落。

  朱之鑫对此公开表示,我国要注意一二线城市房价过度攀升的势头,防止房市泡沫化。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也建议称,我国在市场监管政策上要加强住房市场的监管和整顿,规范开发销售中介等行为,从根本上解决房地产高泡沫和高库存并存的局面。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从今年的表态来看,房地产业的工作重心已经放在了长效机制上,去库存、去泡沫已经不再是房地产的核心政策。去年11月,中财办主任刘鹤在浙江调研时强调,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发展。去年12月,住建部部长陈政高指出,要推进以满足新市民住房需求为主的住房体制改革,把去库存作为房地产工作的重点,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制度。

  促改革

  不论是稳增长还是防泡沫,追根溯源离不开“改革”二字。会议认为,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虽然有周期性、总量性因素,但根源是重大结构性失衡,导致经济循环不畅,必须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想办法,努力实现供求关系新的动态均衡。

  因此,如何平衡改革的“尺度”、确定改革的方向,是确定我国未来发展路径的关键性因素。“中国一步一步进入改革的深水区,石头也越来越不好摸,河也越来越不好过。”北京大学副校长李岩松更直言。对此,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给出的解答是:“要统筹把握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经济社会可承受的程度,坚决守住金融风险、社会民生、生态环境等底线,夯实经济社会大局稳定的根基。但另一方面,要在‘稳’的前提下在关键领域有所进取,确保结构调整特别是动能转换不断进展、有所突破。”

  而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众多改革招数中,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变化无疑是民众最关心的重要项目。具体来说,政策的中心从去库存转舵建立长效机制后,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干预手段势必会出现一系列的变化。

  “下阶段,各级政府处理好调控政策与长效机制之间的衔接关系,实现产业结构的合理布局和公共资源的合理分配是问题关键。”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表示,多年以来,我国一直强调一手调控、一手建立长效机制,但实际上,长效机制是调控政策的一个接力者,调控的目的是给长效机制的建立争取时间。在长效机制没有建立起来之前,需要通过调控去抑制房价过快上涨,防止大起大落。这意味着,调控还要继续。“如果在长效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我们就盲目放松调控,那就会出现此前房价迅猛上涨的局面。”胡景晖表示。

  除了房地产政策外,下阶段我国改革的另一块难啃的骨头落到了国企改革肩上。与去年截然不同,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仅提及并且还强化了对国企改革的要求。会议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并要求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我们必须要改革国有企业,现在国有企业占有太多的资源,有些资源是用于套利,有时候甚至完全是被浪费的。如果能把这些资源释放给民企,民企就可能获得更多的创新资源。”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坦言。

  “这一次,国企混改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放在前所未有的突出位置。”李锦则进一步分析称,“突破口”意味着混改将优先于国企改革的其他方面,率先拿出实际行动。而之所以突出混改,主要是因为混改对营造国企市场化经营机制、促进产权多样化、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混合所有制等具有“牵引作用”。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张畅 林子/文 贾丛丛/制表

  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键词(部分)

  财政政策

  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预算安排要适应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保障民生兜底的需要

  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

  房地产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防止市场大起大落

  资产泡沫

  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养老

  推动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加快出台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

  疏解

  特大城市要加快疏解部分城市功能,带动周边中小城市发展

  混改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要在电力、石油、天然气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

  去产能

  继续推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同时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做好其他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去产能工作

(北京商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